1. <code id="gdovr"></code>

          <object id="gdovr"></object><object id="gdovr"></object>

          <th id="gdovr"><video id="gdovr"></video></th>
          <code id="gdovr"></code>

          1. 文字直播

            外交講壇第四期訪談實錄:

            主持人:聚焦全球時事,解讀中國外交,歡迎收看中國日報網站《外交講壇》節目。2009年春節之后,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出訪歐洲,出席達沃斯論壇,并與歐盟領導人進行會談,共同商討解決全球金融危機問題。本期外交講壇將關注溫總理歐洲之行的足跡,為您解讀中歐關系的歷史與現實。

                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請到兩位嘉賓曾親歷中歐外交風云的外交官,第一位嘉賓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前中國駐伊朗、荷蘭大使華黎明先生。第二位嘉賓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前中國駐瑞士、歐盟大使丁原洪先生。

                兩位大使,我們知道溫總理在大年初二的時候開始出訪歐洲,并且到達了瑞士、德國、西班牙和英國,并且出席了達沃斯論壇,還與歐盟領導人進行了會談??梢哉f這是去年12月中歐峰會推遲之后的雙方的第一次高層會晤。您覺得溫總理為什么會選擇春節的時候出訪歐洲,時機是怎么考慮的?

                丁原洪:溫總理自己也講,趁著春節期間訪問歐洲,首先是表明中國政府開展對歐洲的工作是十分重視的。而且當前這個時機,也是很重要的。因為一方面全球的金融危機正在進一步蔓延和擴散,而歐洲國家受到的傷害是很大的。

                另外一方面,去年由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中國不得不推遲中歐峰會以后,無論在歐洲,還是在我們國內,大家對中歐的關系今后的發展前景怎么樣多少有些擔憂。我想溫總理選擇這個時機去,就像他一再強調的信心,目的也是這個。讓大家不僅對中國自己本身的經濟有信心,而且對中國同歐洲和世界其他國家共同聯手起來克服金融危機要有信心,而且對中歐今后發展全面戰略伙伴關系應該有信心。

                主持人:所以才叫“信心之旅”。

                丁原洪:所以他選擇這個時機也不是偶然的,在一年開始,正好在這個時機,有這個需要。

                華黎明:我補充一點。這個時機,剛才丁大使說的很對。還有一個具體的原因,就是達沃斯會議。因為達沃斯會議在128號召開,正好是中國的大年初三。這次溫家寶總理決定參加這次會議,顯然是我們很重視這次達沃斯會議。因為既然去了達沃斯,到了歐洲,就利用這個機會,接著訪問瑞士、德國、西班牙、英國這些國家,原因就是丁大使說的這些原因。

                丁原洪:這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可以補充一下,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實際上每年開一次會,每年開會的時間是固定的,會期一直到2月初,大約五天左右。這次溫總理應邀參加達沃斯論壇,而且做主旨發言,恐怕也是結合時機訪問其他國家。瑞士是滑雪圣地,是一個旅游點,而且是冬季旅游點,到夏季基本沒有什么人了。世界經濟論壇在這里開會,總部不在達沃斯,而是設在日內瓦。每年到1月末,趁著滑雪季節,在那里召開這樣一個所謂世界經濟論壇的年會。

                開始的時候,主要是歐洲的一些企業家聚會,冬天一邊滑雪,一邊旅游,同時大家交談交談。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它的影響越來越大,過去主要談一些經濟問題,后來也有一些政治問題。所以像世界經濟論壇在達沃斯會議上,等于是國際上很知名的會議了。

                主持人:說到這里,好像上一次中國總理參加冬季達沃斯還是在1995年,是朱镕基總理去的。

                華黎明:第一次是1992年,是李鵬總理出席的。1995年朱镕基出席也是總理。

                主持人:一般是什么級別出席?

                丁原洪:中國同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建立起聯系,大概是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開始一般都是副部級的或者部長級的去參加。參加的人開始我們叫中國企業家協會,因為它是經濟論壇。后來因為達沃斯的政治影響越來越大,所以我們有一些主要的領導人應邀請參加了。因為大家越來越關注中國的問題,所以每一次會議的議題是根據形勢的變化不固定的,所以邀請中國去做演講,我們一些領導人就開始出席??偫淼谝淮螀⒓邮?/span>1992年,李鵬總理也是在訪問歐洲的過程中間,去了一下達沃斯。等到1994年朱镕基就任總理以后也去了一次,是1995年。這一次溫總理也是結合著歐洲去了一趟達沃斯。

                主持人:總理級別去達沃斯,是不是代表著中歐關系都有著相互比較重視的感覺。

                華黎明:這次世界政治領導人都比較重視,據我所知有40多個國家的高級領導人都去了。

                主持人:好像美國不太一樣。各個國家領導人都去達沃斯的時候,它就了派一個比較低級別的代表團去呢?

                華黎明:不知道是怎么考慮的。

            丁原洪:估計和奧巴馬新政府剛上臺有關,另外我個人的看法,從外國輿論的報道來看。因為這次實際上在金融危機繼續肆虐的情況下召開的,而引發這次金融危機始作俑者是美國,所以大家對美國批評的聲音比較多。他們可能因為這個不太愿意參加。

                主持人:溫總理訪歐的時候去了達沃斯論壇,又到了歐盟總部而且訪問了歐洲四國。二位大使能不能簡單談一下溫總理這次訪歐的成果是什么?

                丁原洪:歐盟委員會有一個歐盟理事會,溫總理這次除了跟歐盟委員會的主席、助手舉行了會談以外,也會見了歐盟理事會的秘書長。歐盟理事會實際上沒有常設的,一般是各國外長的代表,更高一層是作為元首一級的,平常是由秘書長執行。等于把歐盟常設機構的兩個主要領導人都見了。

                另外我還提醒大家注意,這次實際上也見了歐盟當前的輪值主席捷克的總理。大家可以注意到,這次溫總理和捷克總理的會見,實際上是通過歐盟委員巴羅佐的推薦。

                華黎明:最大的成果是把中歐之間的陰影摸去了。在這之前,中歐之間由于峰會的推遲或者暫時的取消,給中歐關系蒙上了一層陰影。

                丁原洪:我還想特別強調一下,就是我們如何看待中歐關系。其實在我們不得不推遲去年年底準備召開的中歐峰會的時候,就講了我們在進一步推進中歐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基本政策和方針是沒有改變的。當時是由于特殊情況,我們也是迫不得已的,溫總理訪歐也證明了這一點。中歐關系是我們的戰略重點,不會改變的,不會因為一時一事,或者某個國家由于某種原因暫時同中國的關系出現一些摩擦、挫折的時候,而改變我們對歐洲的政策。這也是為什么雖然有一些曲折,但大的方向來講,或者現在我們經常講的基本面沒有任何改變。

                華黎明:另外這次訪問很重要的內容就是信心,增強大家應對目前金融危機的信心。中國和歐洲都是世界上兩大經濟體,我們面臨著共同的困難和問題。所以需要雙方共同加強信心,更多的是增加合作。

                主持人:所以金融危機給了我們這樣一個契機。

            華黎明:雙方怎么攜起手來,共同應對金融危機,克服當前面臨的困難,中歐在這個問題上有很多的共同語言,有很多共同的事情要做。這次訪問我想在增加信心、增加合作方面,雙方都取得了很多的共識

            主持人:說到雙方要恢復中歐高層對話,2008年實際上中歐關系不是很穩定的,包括奧運、火炬傳遞,以及12月推遲峰會,這都是有一些曲折在里面的。您覺得在2009年剛開始的時候,溫總理就做出這樣大的決定去訪歐,背后的推動原因是什么呢?

                丁原洪:應該說2008年確實在中歐關系上遇到了一些挫折和困難,但剛才我也講了,并不等于整個中歐關系變壞了??赡苓@次大家也注意到了,去年中國同歐洲國家一些之間,由于西藏達賴的問題出現了一些問題。雖然去年中國同歐洲存在一些問題,因為歐盟是一個國家聯合體,個別國家不能改變中歐關系的大局。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對中歐關系的認識,還提留在中國與某個歐洲大國的認識上。

                丁原洪:溫總理去西班牙,可以看到溫總理對涉藏問題上都給予很多的理解,稱贊西班牙在西藏問題上的表態,而且這是兩種不同社會制度的國家保持良好關系的楷模。所以說個別國家不能代表中歐關系。

                華黎明:根據我的經驗,我在歐洲呆了三年。歐洲的公眾包括歐洲的政治家,多數對中國都是友好的。我可以下這個結論。真正對中國有敵對的是少數,就像達賴,因為他知道對中國來講歐洲很重要,對歐洲來講中國也很重要,他會采取一些事情來破壞這個關系,所以歐洲的政治家不要進他的圈套。很遺憾的是,歐洲的一些政治家為了自己眼前的利益,做一些事情來損害這些關系,這恰恰是落入達賴的圈套里了。

            主持人:他們的利益是什么呢?

            華黎明:不可否認,中歐在意識形態上有不同的地方。有些政客為了迎合意識形態需要,為了迎合自己的需要,采取暫時的策略,其實這對他并不利,而且帶來的損失更大。而且中歐共同的利益遠遠超出這些意識形態的分歧。

            丁原洪:因為中歐之間加強合作,加強在國際各方面問題的協調,對雙方是有利的,也有這個需要。至于中國同歐洲之間一些國家,無論在意識形態,還是在價值觀上都有分歧,關鍵是如何把握和處理這些問題。所以這次溫總理也講,大家要從大局著眼,從長遠來著眼,特別是在當前金融危機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加強合作。不要把一些有分歧的問題,主動挑起來,來影響大局。但遺憾的是,往往有個別的國家或者個別的領導人,出于各種原因,甚至包括剛才所講的,爭取國內的選票,想利用這個問題達到他個人的目的。實際上是不得人心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現在國際媒體上,對溫總理訪歐評價是比較高的,都說是“信心之旅”,而溫總理也表態向德國、英國、西班牙都派出了大規模的采購團。溫總理訪歐說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擊貿易保護主義,這次派了很多采購團過去,是否意味著中歐在經貿領域的合作進入了新的篇章呢?

            華黎明:在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出現貿易保護主義的傾向是很容易的。遇到困難的時候,首先給自己筑起一道圍墻,但這種歷史經驗證明,用貿易保護主義的辦法來解決金融危機,造成的后果更加嚴重。像奧巴馬最近在國會里提出的問題,遭到共和黨的反對,因為它里面包括貿易保護主義在里面。如果你采取這種措施,歐洲國家也采取,全世界大家都采取這種行動,最后的后果是非常嚴重的。所以這次溫總理去,我注意到他幾次講話都講到了大家不要搞貿易保護主義,(貿易保護的)后果反而會適得其反。

            丁原洪:而且歷史的經驗證明,比如上個世紀30年代金融危機之后,由于主要的一些國家都采取了貿易保護主義,以鄰為壑,結果對整個危機造成的損害更大。所以現在大家都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如果都搞貿易保護主義,只會對大家損害得更加厲害。特別有一些跡象,剛才華大使也講了,比如美國在國會的壓力下,救濟經濟的方案有這么一條,任何的設施、器材,包括鋼鐵必須買本國的。為什么歐洲反應很強烈,如果大家都這么做就壞了。溫總理為什么在這個時期訪問這些國家,而且還要派大的貿易采購團,就是說我不是采取貿易保護主義,而是要促進各國的流通。

            主持人:我看有媒體評價說,溫總理到歐洲給西方上了一課,是不是在貿易保護主義和應對金融危機上做了一個榜樣呢?

            華黎明:大家只有攜起手來,共同想辦法來解決經濟困難,而不是每個國家自己筑起一道墻,以鄰為壑。還有一種傾向是金融保護主義,我的銀行只貸款給本國的企業。還有勞動力的保護主義,只用本國的勞動力。我記得溫總理訪問英國的時候,英國首相布朗說我們最迫切需要的是就業和改善民生,實際上代表了很多歐洲國家的心聲。但是怎么創造就業,怎么改善民生,一些短視的政治家最簡便的方法就是貿易保護主義,買本國的產品,但是后果反而適得其反。中國的做法正好相反,首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但是我是同全世界一起協同來解決全球的經濟危機。

            主持人:說到在金融危機問題上全球的合作,我看各個國家都比較注重說和彼此之間的合作。二位大使認為中國在應對金融危機以及金融危機合作上起到什么角色?我看到國外的媒體和政治家,說到中國應該在應對金融危機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丁原洪:開始的時候有人說中國應該扮演救世主的角色,還有的人在倡衰。實際這兩點都是不對的,中國雖然也受到了金融危機的損害,但總體上中國的經濟還是在保持平穩較快的發展,我們也是充滿了信心。就像溫總理也在講今年我們對國民生產總值保持8%左右的增長是充滿信心的。這對中國來說是很重要的,中國在世界上的作用越來越大。中國不搞貿易保護主義,促進世界上正常的貿易交流,這對世界的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我們非常強調首先搞好自己對全球克服金融危機來說也是很大的貢獻,這一點是越來越明顯的。

            華黎明:中國在面對世界金融危機的時候,確實不可能充當救世主的作用,首先,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我們把自己的事情辦好,本身就是對世界的貢獻,對解決金融危機的貢獻。我們的市場能力加強了,經濟能力提高了,世界各國的大量產品就能到中國。這次溫總理訪問歐洲,特別是在德國很明顯,可以從德國采購大量的產品到中國。但歐洲要減低對中國的技術封鎖。這次德國把它的磁懸浮技術賣給中國了。另外,歐洲也不要對中國搞貿易保護主義,很多非貿易壁壘也要減低。大家把門打開了,把路暢通了,中歐就可以攜手解決世界經濟危機。

            丁原洪:中國和德國作為最大的出口國之一,加強合作不僅對兩個國家很重要,對全球都很重要。雖然遇到了金融危機,中國和德國貿易額不僅沒有減少,而且增加了13%還多。

            主持人:實際上,應對金融危機,各個國家更需要彼此之間的合作。

            丁原洪:我們為什么派采購團去,我們買歐洲和其他國家更多的產品,也等于為這些國家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主持人:我看到在溫家寶出訪的時候,中國的駐歐盟使團團長宋哲大使說過這樣的一句話:“中歐關系超出了雙邊的范疇,已經具有了全球的意義”。而這種提法以往只用于形容中美關系。幾乎與此同時,胡錦濤同美國總統奧巴馬通話,并約定進行高層會晤事宜,您覺得這對中美歐三方的關系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丁原洪:基本上來講,我們對于加強同歐洲和美國的關系都是非常重視的。歐盟現在是一個主權國家的聯合體,它的實力應該說也是占很大份額的。他們在國際上都發揮很大的影響。我們同樣重視中國與兩者的關系,不存在厚此薄彼的問題。

            過去我們都講中美關系已經超出了雙邊關系的范疇,包括所有的中歐關系,27個國家了它在世界上的地位也越來越重要。所以中歐關系也不僅僅局限于雙邊。拿克服金融危機來講,歐洲也有很大的作用。中歐如果能夠攜起手來,不僅對克服金融危機有好處,對整個世界經濟的發展也是有好處的。所以我想溫總理講這個道理還是對的。

            華黎明:因為中、美、歐都是世界上的大經濟體,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如果這三家能夠聯起手來應對金融危機合作,世界的金融危機克服起來會容易得多,影響力也會大得多。當然這三國之間,美歐之間有它關系的特殊性,中歐、中美之間也有特殊性,都沒有可比性,因為都有著很特殊的情況。這三家如果能夠在應對金融危機問題上合作,我想對克服金融危機的影響是不可估量的。

            丁原洪:我想補充一下。雖然我們非常重視加強同歐洲的關系,重視同美國的關系,但并不等于說不重視同周邊國家,如日本、韓國等國家的關系。去年底中、日、韓舉行了第一次峰會,大家共同商討如何在面對金融危機情況下大家攜起手來。就像我們經常講的,實際上中國的問題是全方位的,對所有的有關各方都是給予同樣的重視。

            主持人:談到金融危機領域各個國家之間的合作,我覺得現在無法回避的問題是網上有很多網民在說討論中國人民幣的匯率問題以及中國的匯率政策問題。我這里有一個非常典型的網友提問,他說,在金融危機的形勢下,很多國家的貨幣都在貶值,您覺得人民幣是否應該貶值,中國是否應該購買美國的債券?

            華黎明:我覺得關于人民幣的升值、貶值問題,應該“就金融談金融”。人民幣的幣值怎么對中國的改革和金融有利(就怎么定),同時要結合世界的金融情況。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把人民幣的升值問題政治化了,把某些國家或者某一個國家自己國內面臨的問題,歸罪于中國人民幣的幣值,甚至指責中國是操縱人民幣匯率。不要把這個問題政治化,如果“就金融談金融”,這個問題就很容易解決了,因為我們有自己的貨幣安全問題,有自己的利益問題,也考慮到全世界影響的問題。所以我想如果就金融來談金融,人民幣匯率問題比較好解決。

            丁原洪:網友提的這個問題,當前國際上也有很多人在炒作。溫總理也在做出回答,人民幣保持匯率的基本穩定,不僅對中國經濟是有好處的,而且對全球的經濟也是有好處的。人民幣的大起大落對任何人沒有好處。至于是不是還要買美國國債的問題,溫總理講得也很明確,我們從來都一是根據自己的需要,二是在匯率的安全和保值方面。要根據這些來考慮,才能決定是不是買,買多少。我們從來都是這樣的做法。因為買不買美國國債問題,首先要看到國內有沒有這個需要,另外還要看買來之后是不是能保值。

            主持人:雖然說人民幣匯率是一個經濟問題,但國際輿論特別關注,它對任何國家的匯率政策都沒有像對中國匯率政策這么關注。您覺得國際上為什么會如此關注中國的經濟問題,而且有種把它政治化的傾向呢?

            華黎明:從另外一方面說是好事情,設想二、三十年前,誰會關注中國人民幣匯率的問題。但今天人民幣匯率對世界的經濟如此重要,以至于很多國家都在談論人民幣匯率的問題,就是因為中國的經濟體對世界的影響太大了。這是好的事情,但不要政治化,應該就金融談金融,這個問題就比較好解決了。

            丁原洪:我同意華大使的意見。實際上這個問題,人們為什么非常關注呢?就是在遇到金融危機的情況下,大家更要考慮如何走出金融危機。因此,對中國這樣一個經濟發展保持相對比較快的實體寄予了比較大的希望。再有看到中國外匯儲備比較多,其他國家更多的是缺少資金。因此,不管是出于哪種考慮,對你的一舉一動都給予更大的關注。

            華黎明: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中國買什么,什么就貴,中國賣什么,什么就便宜,這就看出來,中國經濟對世界的影響。所以為什么人們關心人民幣匯率,原因就在這個地方。

            丁原洪:另外國外的朋友沒有看到,雖然中國現在經濟發展很快,包括中國現在外匯儲備比較豐富,這都是事實。但要從中國的具體國情來看,我們人口這么多,從外匯儲備來講,按照人均來講并不是最多的。因此我們需要也是很大的。至于經濟發展速度,溫總理經常講是看你用乘法還是除法的問題,除以13億就沒有多少了。

            主持人:我們下面來看一段網友的視頻提問。

               “兩位大使好,我是國際關系學院的學生,溫家寶總理此次訪問歐洲去了歐洲四個國家,其中包括英國、德國,為什么偏偏避開了沒法國,這與去年薩科齊見達賴一事有什么聯系嗎?”

            主持人:二位大使聽了網友的提問有什么評價嗎?

            華黎明:這次沒有去法國,我記得溫總理在路上也回答了記者這樣的問題,他說我翻開地圖看了一下,確實這次沒有法國。不去的原因是眾所周知的,我想大家也很清楚。不是說我們不想保持和發展中法關系的勢頭,確實不是由于我們的原因,造成了這樣的后果。這個時候,我們領導人不便去。也不是說故意繞過它,但是我相信這一件事情,從中法關系1964年建交到現在,從歷史的長河看,這個事情是很小的風波,中法關系遲早會走上正常的軌道,雙方的領導人還會會晤。但目前的情況下,確實我們的領導人不便去。

            丁原洪:我們反復的講,中法關系去年由于薩克齊總統見達賴,而出現了一些困難,這不是我們愿意看到的,因此我們也不得不推遲中歐的高層峰會。我們經常講“解鈴仍須系鈴人”,所以法國方面也非常清楚中國方面的態度,也知道做什么樣的舉措使中法關系重新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這次溫總理訪問歐洲國家,包括參加達沃斯,沒有包括法國在內,我想理由用一句中國俗語講是“盡在不言中”。

            主持人:我發現歐洲的很多國家,都有這樣一個傾向,多多少少跟達賴、藏獨勢力在歐洲發展勢力相關。您怎么看歐洲利用“藏獨”的事情干預國家間或國家層面的事情呢?

            華黎明:重點還是在達賴的敵對勢力,他們重點的對象就是歐洲,他們知道中歐關系對歐洲和中國的重要性,他們企圖通過破壞中歐關系,達到他們自己的罪惡目的。剛才我說過了,中歐雙方的政治家都不要受他的誘惑,也不要進入他的圈套。這是不爭的事實,在歐洲由于媒體長期的報道宣傳,歐洲的公眾有兩個問題。一是不認同中國的政治制度,所以產生人權的問題。二是西藏問題。在歐洲很多人的心目中,西藏是一塊凈土,很多歐洲人的觀念還停留在1950年時,認為中國入侵了西藏。這不是少數的政治家,很多歐洲的民眾都是這樣的心態。

            我在荷蘭當大使的時候,當達賴到荷蘭活動的時候,幾千名荷蘭人如癡如醉地聽他的演講。就像國內的“追星族”一樣,我很難理解。經過了“文藝復興”和工業革命洗禮之后,歐洲人民還追捧這些。

            丁原洪:我想還是歐洲民眾對于西藏過去在達賴統治下的農奴制度的殘酷不理解。

            華黎明:所以我希望歐洲有更多的人到西藏來看一看,他們看過以后就知道了,過去的西藏是什么樣,現在的西藏是什么樣,這是天翻地覆的變化??催^以后,我想他們會改變觀點的。

            丁原洪:不僅是歐洲人,還包括美國人,真正到實地了解情況之后,就可以很快地認識到,他過去的印象是錯誤的,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達賴并不像他們所想象那樣,是一個宗教人士,實際上很明顯的是從事政治活動的流亡分子。

            華黎明:所以我奉勸歐洲的政治家們不要打西藏牌,玩這種牌的人最后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主持人:歐洲很多人把宗教信仰和政治問題都聯系在一塊了。

            華黎明:不能一概而論,只能說作為整體來講,歐洲有少數缺乏遠見的政客,說老實話,某種意義上他們是抬高自己的身價。對中國來講是主權問題,跟他們的看待是不一樣的。所以達賴就像利用西方少數的勢力,來對中國施加壓力,而西方少數勢力,在不同情況下,想利用達賴來提高自己的身價,達到他的一些政治目的,比如說爭取選票,所以就造成目前的情況。我相信隨著西藏的真實情況為西方人了解得越來越多,這種情況會有所改變的。

            主持人:談到2009年的中歐關系,二位大使覺得,2009年的中歐關系會走向何方?會有什么樣的亮點出現?

            華黎明:2009年的中歐關系我還是樂觀的,至少中歐峰會在2009年會進行。4月份會有一個經濟高層論壇,而中歐峰會什么時候恢復,還沒有最后定下來。但我相信2009年之內中歐峰會還是會舉行的,隨著中歐峰會的再次舉行,中歐之間共同攜手解決金融問題還會有很多亮點。

            丁原洪:除此之外,當前世界各個國家面臨的主要問題,就是如何攜起手來渡過當前的金融危機難關。我想中歐關系除去剛才華大使講的以外,雙方在即將召開的倫敦20國首腦會議上,討論如何克服金融危機,如何改革當前的國際金融秩序問題上,會有很好的合作。這也會成為中歐關系上的亮點。

            主持人:會有什么樣的難點擺在中歐關系面前呢?

            華黎明:中歐關系有一些意識形態的分歧,你打開歐洲自由電臺的網站,里面對中國的攻擊指責還是相當多的??赡苡行┎幻髦堑恼渭疫€會用這些東西,我們要有思想準備,中歐關系在這方面還會有分歧,但不傷大局。

            丁原洪:在看到中歐攜起手來克服金融危機的時候,也要看到中歐具體問題上的摩擦,不會完全沒有,這也是很自然的。特別是在目前無論在歐洲,還是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抬頭情況下,很可能在中歐關系上有這樣那樣的貿易摩擦。關鍵是雙方要本著相互尊重、平等互惠的原則給予妥善的處理,就在溫總理訪歐的同時,歐盟的一些國家又指責中國搞傾銷。

            主持人:這次好像德國的總理對中國的市場地位還有新的評價。

            丁原洪:難點在什么地方,實際上我們也很清楚,歐盟不是單獨的國家,是國家的聯合體。在重大問題上每個國家都有否決權,無論是解決對華的武器禁運也好,還是承認中國的市場地位也好。另外還要注意到美國的因素,因為美國跟歐洲還是盟國,在一些問題上不得不進行一定的考慮。這兩個問題,包括其他的問題,實際上是歐盟有負于我們,但要想解決起來,還是有一定難度的,但我們認為他們還是應該本著積極的態度,為了有利于中歐關系,能夠積極妥善地來解決這些問題。

            主持人:也就是說,因為歐盟制度本身的復雜性,實際上它比中美和其他國家的雙邊關系會更復雜一些。

            華黎明:特別是歐盟峰會以后,原來是15個國家,現在是20多個國家,成員的情況都很復雜。剛才丁大使講的很對,美國對這些歐洲國家還要施加影響。加上這個復雜的因素,所以中歐關系不可能沒有任何問題。

            主持人:但整體的前景還是非常樂觀的。聽了二位大使的外交解讀,讓我們再次知道外交不再神秘,它仍然可以成為我們日常關注和分享的話題。謝謝二位大使來到我們的演播室。聚焦全球時事,解讀中國外交,謝謝您收看本期《外交講壇》,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高清一区二区不卡视频色天天综合网视频网站久久这里只有精品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